麻豆传媒映画女成员介绍

说到审问,四人就傻了,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地上的人,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审问。这种事,苍元峰从来不管的好吗,他们只管炼药!

齐长老一家三口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后看向言瑾:“师姐,自己的事情自己做。”

言瑾苦笑:“我也不会啊!”

玩游戏她就会,审问她哪会?她又不是条子!

“那送去主峰?”凌云曦提议道:“这种事,不就该交给主峰处理吗,这可是大事。”

言瑾抽了抽嘴角:“适才回苍元峰之前,我先拐去主峰了一趟。莫师兄说掌门师伯和班师伯又闭关了,叫我先带回来关着。”

齐夏摇头:“总关着也不是事儿,万一这期间金蚕观以我们私自扣押金蚕观弟子为名找上门来,倒打一耙,那谁说的清楚?”

朱擎也点头:“对的,倒把一耙不好解释,要么杀了丢去清潭后头那个悬崖下头吧?咱大不了不找金蚕观了,也麻烦。”

白伊杉惊了,这特么还是那个老好人朱擎吗,怎么几个人里就他最狠?

言瑾也惊了:“你杀了一个,他们就不送来了?现在抓着一个肯定得就着这个把事闹出来摊在台面上,否则我们杀一个他那边送一个,哪有日日防贼的道理?”

朱擎叹了口气:“不是啊,这种事你们最后肯定都推给我对外了,我最近好忙,没时间处理。”

言瑾望了望天,一脸尴尬,无力反驳。

明媚阳光下的心扉

齐夏和凌云曦左顾右盼,不敢看朱擎,他还真没说错。

大家都习惯了,把事情都丢给朱擎,朱擎也习惯了,来者不拒。

可那是因为朱擎之前受了伤,修炼太慢渐渐没了信心,所以干脆放下修炼和丹术,只处理宗门的宿务。

现在朱擎伤势痊愈,又有师姐的丹药支撑,自然是想抓紧时间修炼,赶上大家的进度的。

不然连师妹凌云曦的境界都比他高,说出去也不好听。

这下连朱擎都撂担子不干了,那苍元峰对外就没人处理事情了。掌峰也是个不济事的,要么不在宗门,要么在宗门也看不到人,就算看到人了他也不理事。

苍元峰一堆的懒虫,偏偏还那么多事,愁的这几人脸都挤成一堆了。

连余看了半天,最后小声提议:“不如交给阳元峰如何?”

四人猛然回头看着他,把连余还吓了一跳,他赶紧解释:“阳元峰擅体术,想来对拷打这一方面也挺在行的。要是阳元峰不行,给阚元峰也行。”

言瑾一合掌:“对啊,路师兄脾气坏,交给他审问,姓白的要是不说实话,把路师兄惹毛了,一顿打她就说了。路师兄下手还重,打人半小时都不带重招的。”

地上的白伊杉听得心里直发毛,不会吧,整个归元宗难道两个执政堂都没有?那他们平时宗门弟子犯了门规怎么处罚?

谁知这话,竟被白伊杉不知不觉中小声的问了出来,听到这句话,四人都愣住了。

齐夏眨巴眨巴眼睛:“执政堂是什么东西?”

白伊杉瀑布汗!归元宗这么不靠谱的吗?还赤云大陆本土第一宗,怎么传承那么多年的!

言瑾歪了歪头:“听意思,大概就是专门管处罚这一类事的吧?”

凌云曦哦了一声:“刑部啊?”

言瑾默默抬手把凌云曦嘴捂住了,还刑部,这丫头怎么不说宗人府啊?一会儿再说下去就把自己皇女的身份说漏嘴了。

朱擎看样子还有点没听懂,言瑾扭头对他道:“就是管理宗门风气几率的一个组织,平时没事就到处巡逻看哪个峰弟子违规了,哪里有以大欺小的事,然后发现了就由他们执行处罚。”

白伊杉默然,果然这言瑾聪明,其他人说不明白的,她竟然一下就明白了。不过她也后悔不已,自己怎么就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呢。还好归元宗还没有执政堂,若是有了……

“咱们没有怎么办?建一个?”

白伊杉现在胳膊要是没断,肯定举起手来给自己两耳光。为啥要嘴欠,为啥要说出来!

“建一个怎么建,具体由谁带队由谁管理?大家都要修炼的,很忙啊。”

“还有,总不能没人监督吧,不然那掌管弟子以权谋私,岂不是更乱了门风,咱们这样一个峰的事关起门来管还更好些。”

“也不一定非是违反门规,我看咱们也没有固定巡逻队啊,都是各峰巡各峰的。万一混个外人进来,咱都不知道。”

言瑾掰着手指道:“第一得找个有修为的长辈执掌,且得是铁面无私的,还得是闲的没事做的,不然抽不出时间来监督。第二执政堂的弟子首先得在宗门有威望,起码他站住来别人得怕他吧?再就是执政堂弟子也得境界高一些,且也要有时间闲的发慌的那种。”

说完凌云曦和朱擎看着她:“师姐就你吧。”

言瑾狂摇头:“我最忙好吗,你们有病吧,不想要丹药了?”

凌云曦嘁了一声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炼丹从不失败,开一炉顶我们开十炉。”

朱擎:“我家的丹药估计你一天不到就炼完了吧,就算再加井家和皇家的,三天,你够不够?实在不行就轮班巡逻呗,你再挑几个人跟你一起。只要你带队,肯定一堆人愿意跟着你到处晃悠。那些人平时想见你一面都难,现在有这么好的接触机会,肯定挤破了头报名。”

言瑾嘴角狂抽搐:“要丹药的时候一口一个师姐叫的那么恭敬,现在有差事就都推我身上,你们还是人啊。”

齐夏抬了抬手,言瑾看向他,齐夏:“能者多劳嘛。”

言瑾心碎,长老你不爱你的宝儿了吗?

凌云曦这丫头动作最快,直接甲板上御剑往外跑:“师姐你等我一下,我去叫莫师兄来。”

言瑾骂骂咧咧揪着白伊杉的领子拽起来:“你克我吧?有你在怎么就事儿那么多呢,你嘴巴能闲一刻不说话吗?”

白伊杉心情突然好了起来,即便手断脚断她也不在乎了,能看到言瑾的臭脸,她身心舒畅!

Related Posts

下载小草app的二维码

“是呀,是很漂亮,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

adc影院0adc高清无删减

墨彻的话还没说完,脑袋就挨了一下。 墨行

樱桃app最新下载地址视频大全

“什么?有人死了?” “是谁死了啊?”

含羞草影院研究院app网站

“铛!”“铛!” 西门烈的刀气疯狂地落到